旅商朗读者||赖丽霞:拨开云翳,终见阳光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212    更新时间:2017/4/22

曾经,我以为我的世界只有成片暗淡的云翳,无论怎么努力仰望,都见不到那光芒万丈,直到遇见了他。

我们家很穷,住在一条小巷里,那是一条极窄的巷子,两个年幼的孩童勉强能同过,我高中的时候,因为书包厚重,每次过那条里巷时,都要将书包取下,才能避免被卡在那里,再往里走些,路才变得宽敞了起来。

巷子里除了我们一家,还有四五户人家,住的极为紧密,每户人家一室一厅,中间用一堵墙隔着,没有单独的厨房,母亲是个心慈的人,每次都让其他几户人家先做饭,所以轮到我们家时,往往已经将近下午一点,高中时我总是迅速地扒上几口饭,便匆匆背起书包,赶往学校。

除此之外,里巷也没有浴室,想要洗澡,必须要到外面的澡堂去,到了夏天,大人们为了省钱,便会在屋里自己打桶冷水洗澡,母亲近些年来常常头疼,大概便是那时常洗冷水澡落下的病根。

上了大学之后,我依旧很沉默,不喜跟旁人说起我的家庭状况,整个家都是靠着父亲来支撑,如今我也会打着几份零工,以满足自己的生活费和学费。

一天下课,我同往常一样赶到餐馆打工,那天来吃饭的人很多,我的手里传过了一道又一道菜,根本无暇关心来人是谁,忽然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。

我抬头一看,竟是我们的班导,他似乎也有些惊讶,但由于我实在没有时间做过多的解释,他也并未过问什么。

原以为这件事会不了了之,可谁知接下来的几天,他都来我打工的这家餐馆吃饭,一日,店里的客人比较少,老板便让我先吃饭,我端着饭坐到角落里的那张桌子前,一个身影出现在我的眼前,我有些诧异地抬头望去,没想到是我们班导,他对我温和地笑了笑,向老板娘点了两个菜,同我坐在了一起,我有些尴尬地叫了一声班导好,他才缓缓开口问道:“小A啊,你家里是不是有困难?”

我怔了怔,艰涩地点了点头,又继续默默地低下头扒饭,班导也没再多问,吃过饭后便与我告别了。

直到后来的某一天,班上要评选助学金,许多同学都填写了报名表,室友们问我填不填,我有些犹豫,因为填表就需要上交各种证明自己家庭贫困的材料,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,一想到在外辛苦工作的父亲和在家操劳的母亲,我实在不忍心因为这些钱,失去了骨气,平白得来的钱,终究是不安心的。

在评助学金的前一晚,班导来找了我,他问我为什么不申请助学金,我只好如实告诉他我内心的想法,话音刚落,他突然向我道了歉,说他已经与我父母取得了联系,并告知了他们助学金的事,他们表示很快会将材料送到学校。

听他这么一说,我愣住了,随后眼泪便如决堤一般流了下来,我不要命地向前跑去,丝毫不在意班导在身后的呼喊。

我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,望着车水马龙的城市和一片灯红酒绿的市集,我突然有些迷惘,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去哪,我就站在马路边上,倚着路灯蹲坐下来,也不顾旁人看我的眼光,就像个找不到回家路的孩子,哭得很伤心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我的眼前突然站了一个人,那人似乎有些喘气,我在泪眼朦胧中看不太真切,可那人的声音却是那么熟悉,甚至有些温暖。

“小A,我总算找到你了,这件事是我不对,没有事先问你的意见,跟老师回去,好吗?”

最终,我接过班导伸过来的手,站了起来,忽然觉得身旁路灯的光芒温暖又耀眼,轻轻地地落在了我的身上。

后来事情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丢人,班上同学对于我家贫困这件事一点也不在意,反而他们对我比以前更加好,我也变得更加开朗,成绩也在同学们和老师的帮助下越来越好。

现在,我每每抬头望天,都能透过那云翳,看到最光芒万丈的太阳,我想我最应该感谢的人,就是国家资助政策、我的班导,感谢他们为我拨开云翳,终见阳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熊璐欣(学生)-2014级

 
文章录入:sjs    责任编辑:sjs 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
  • copyright @ 2006-2010  江西旅游商贸职业学院--学工处团委  版权所有
    赣ICP备10004216号-2